林靜主頁

長詩

東西兩岸皆茫茫
花開待結果
一詩一史一基態
秋思無窮極
坐雲觀風
飛燕踏青
天方非夜談
流光溢彩
波普開獎
弔詭之都
縫隙插花
胡旋詩話
我拒絕
寫在赴杭之後
罪惡而無法選擇的別離
片斷





 

林靜
長詩《花開待結果》

花開待結果
小溪彙汪洋
廟堂供奉聖人
俗世遍布角落

與其在黑暗中自我催眠
不如為星光而睜開雙眼
與其遙想天國恒福
不如珍惜現有人間

謊言需要不停的謊言
來聲明其真實度
多少文藝之花
折斷於草頭文字

紅塔山曾是奢侈嚮往
都市寫滿了鄉野遺言
現如今連混黑道
都得有老總頭銜

在刀口舔血的世界裡
待時間長了
就算面上再斯文貴氣
骨子裡的兇悍
也無法被完全掩蓋

風聲在耳邊呼嘯而過
寒冷麻痺了痛感
已然見識過川劇變臉
何需再對熒幕之情進行檢驗

極少有人
會對天上的雲彩
傾盡所有

情人眼裡出西施
不僅美化別人
也能醜化自己
此功效不挪到娛樂城
是電影業一大損失

時代沐浴過戰場
三百六十行
行行出狀元
城管軍團威名未遠播前
撿破爛和擺地攤
曾是不少窘迫生活
生命之維繫

火車站潮流湧動
人生百態無一不足
進站或出站
皆奔向各自天地

萬象歸一
儘管人之於世
一樣生而百樣死
雛鷹翅展懸崖沖天高飛 
鳳毛念執俗世折翼早夭

人在年少時
總是和父母作對
大了之後才發現
雙親說的
往往都是至理名言

月圓的自信
非與烈日做比较
不起雨端和風惠畅
智者之慧深思寡言

世人多恨光陰短暫
夜晚卻總是如此漫長
花入水如無根之萍 
草遇野火春日卻重生

空心蘿蔔似曾如春
而鏡花水月
見證相思成灰
一回又一回

湖面之風再狂亂
漣漪也會慢慢散去
直至了無痕跡
喧囂年代
從火爆的圈子中
全身而退者
必有不俗之念

車輪加速
靜物倒退的影子
也隨之加快
事物和新聞的更新
也許可以稱之為秒變

即使再愛乾淨
也不能拿著顯微鏡
來搞衛生
那怕是在自己家裡

也許有一日
當多數人都像科學家那樣
把反復論證的滿足感
發展成存在的意義
人世間便會大幅減少
家長裡短造成的悲劇

縱觀歷史
關於口水與智商的判斷
得找個天文望遠鏡
深入博物館
才能把崩天裂地的瘋狂
大約歸類

諸神之爭在信仰
何所謂正邪
不過是攻心手段罷了
排異之戰結束後
神壇下被消失的普羅
是芸芸眾生

一念之激千里之哀
有多少滅絕屠殺
把種族、膚色、信仰
凌駕於人性之上

靈魂若從軀體中抽離
一切都將是幻影
橫眉冷對也好
悲天憫人也罷

人常知之卻善忘
例如兔子
與窩邊草的典故

五彩灘的變幻
源於光線
也許生命
無法延續於紙張
卻可留下印記與念想

色彩添手繪
草木見輪迴
編鐘破土重響
古律樂音動千年

無論是花抑或果
生命之歌
絕不堪束之高閣

2017年11月18日,紐約





瀏覽次數:326 | 發表評論 | 推薦給好友 | 返回頁首

發表評論
主題:
内容:
驗證:   6968  *請將驗證碼輸入框内
用戶:
密碼:
  以遊客身份留言,無須輸入密碼

      用戶註冊


 

Copyright © 2006-2016 by
Himalaya Publishers, LLC
All Rights Reserved
Visitors[1128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