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靜主頁

長詩

坐雲觀風
飛燕踏青
天方非夜談
流光溢彩
波普開獎
弔詭之都
縫隙插花
胡旋詩話
我拒絕
寫在赴杭之後
罪惡而無法選擇的別離
片斷





 

林靜
片斷
 
1
 
烏鴉悚人的叫聲
早已在那枯萎了的老枝上響起
 
風與影交纏
斷箭的羽
迷惘
 
2
 
野貓正張爪轉動地球?
 
3
 
是誰
讓開幕式上的中國棋盤
嘲笑了改革者的最後一次演講
嘲笑了百年的盛會
嘲笑了自己
 
是誰?
 
4
 
看:
  小丑們
  戴著那暴君喜愛的面具
  在臺上舞動著
    
重復的鬧劇,或者說
故事
於是有了
一個結局的開端
一個開端的結局
 
5
 
草原上
獵物
禿鷹
未被發現的洞穴
野狗的
 
僥倖
——
淌過草地
飛上天空
遠處的山峰
搖動著
雲朵幻化成了冷夢
 
6
 
蒼鷹的影子
無數次
掠過司馬台長城的角落
缺口處
黑沉
一束孤零的綠
心醉 心碎
 
空氣中
隱約著的是那昨日的馬鳴
抑或
婦人的呻吟?
 
蒼白,蒼白
滿布的古牆前
紀念品攤前
疑惑
成串堆起
 
7
 
霧濕了
影子與望遠鏡
詩人
再也無法歸來
……
 
荒島
星光
消失在
淚的海平線
……
 
8
 
野菊花怒放
怒放著
雨露的渴望
 
日與夜
渴望
思緒
翩翩
 
掙扎
  沉陷……
 
9
 
紀念冊裏
畫家
赫人的
自畫像
 
傷口
包紮著的
憂鬱 無限
 
令人銘記的眼神裏
透射出
一股
催人的悲傷
 
冥想
戒鑒
 
10
 
昨天和今天
繼續著
著了色的天空下
幼羚當爲首選的獵物
 
殘留的最後一個草甸子
早已無法再藏匿
更多,乃至飾裝了的
狩獵者
 
暴雨灑向那孤獨的草地
頃刻,如蒙上黑綢般
一切
都失去原形
 
11
 
唯一的
荒涼的海灘上
滿布著
逃亡者的沉重
 
唯一的
古老的歌謠裏
滿布著
被遺棄了的滄桑的夢
 
唯一的
陰暗的天空中
滿布著
被欺騙的悲痛
 
12
 
遠處
一片模糊
唯有那編織了數千年的黃色的夢
纏繞著
留下一片血紅的印記
 
天狗
蠶食著一切
 
露天、廣場、公園……
小腳、皺紋加舞蹈
劃時代的創舉?!
 
13
 
夜的思想
有如蛛網般
縱橫纏結
由一個角落通往另一個角落
 
而塵土
則如狗般忠實
賣力地執行著
覆蓋一切的命令
 
14
 
偉大悲劇的導演者死去了
留下的神話
依然導演著死者與生者
一次又一次瘋狂地上演著
畸形的爭奪之戲
 
高築的神壇下
險惡的陰謀
醞釀著
主宰著
一切
 
奢望過後
僅餘下聲聲
觸摸不到的悲歎
 
15
 
敲響
……
 
      1996年7月4日




瀏覽次數:4114 | 發表評論 | 推薦給好友 | 返回頁首

發表評論
主題:
内容:
驗證:   4721  *請將驗證碼輸入框内
用戶:
密碼:
  以遊客身份留言,無須輸入密碼

      用戶註冊


 

Copyright © 2006-2016 by
Himalaya Publishers, LLC
All Rights Reserved
Visitors[100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