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靜主頁

評論

李悅嶺:點評林靜《讓頂...
楊青:請跟隨林靜的《飛...
齊佔海《詩意在月光中延...
楊青:讀旅美詩人林靜《...
陶志強:林靜詩作《旦夕...
楊青:林靜《月光曲》賞讀
王恩榮《幽映每白日,清...
秦溯之:詩人林靜新詩印...
蔡利華:逆反與責任
許梅發表:赤子之心與遊...
余一發表《仰望星空,是...
烏雅子燕:林靜作品專欄...
何均:插花縫隙的隱喻
阿貴:林靜作品點評
桑樹華:詩評林靜老師
劉文敏《林靜:只聽從內...
軒揚:詩歌批判與精神家園
高岸:淺談林靜近期詩風...
空靈部落:邊界評論《中...
Lin Jing an...
方遠 夢想於死與火的涅磐
空靈部落 在時光中不絕...
何均 “敲打那失去火焰...
風動 時光之上,誰的剪...
山城子 “告別”什麼?...
高岸 林靜詩歌作品研討...
肖今 用心寫藝術的詩—...
原臨時網頁留言
長蒿 林靜形象
評論選輯





 

空靈部落
 
在時光中不絕的顫音
――讀女詩人林靜詩歌《罪惡而無法選擇的別離 》有感
 
 
一個詩人在傾訴獨自的內心,那無疑是優秀的;而一個詩人在為時代而振顫,那必將是高尚的。這是我在讀了林靜詩歌《罪惡而無法選擇的別離》所突然獲得的感悟。詩言志,固有其存在的道理。作為文靜而多才多藝的女詩人不以抒個人小情而自滿,卻要以“有感於非人年代中許多絕望的聲音而作”衝擊靈魂的長詩,這可以尋覓,但絕不多見。
 
主題是詩的靈魂。雖然現在有不少的所謂詩人,在作先鋒性的無意義或非詩的寫作,徹底地顛覆詩歌傳統。但是,看不到一絲重建的光亮,那必將走進死胡同而成為犧牲品。林靜的詩作並不多,但其詩都有其古典的韻味和宗教情懷。這種“在心為志,發言為詩”(《毛詩序》),將不平的境遇和怨憤的思想情感作為其詩的重要內容,感蕩心靈,並成為在時光中不絕的顫音。我們可以想見,當年每一個受難者,在其內心都有一首這樣的與天地抗爭的詩,一首悲憤絕望的詩,但都沒有像林靜這樣完全徹底的表達出來。她把詩的結局推到了高潮:“—— /死神索命的槌子/早已在那殘破的窗臺上不停地狠狠敲擊 //一切 /已成定局 ”這樣的無法逃脫,最終以死來獲得新生,那是一種怎樣的悲壯。從人道立場和人文關懷中,我們可以感受到一個詩人對生命的尊愛。無論它是能指哪個年代或哪個時期,尊重生命才是社會發展的本質祈求。
 
作為詩歌,語言則是其飛翔的雙翼。詩人對語言的重視程度並不亞於保護自己的眼睛。如果對於能夠駕馭情感的語言而作詩性飛翔的詩,往往會打通讀者的通感之門,任憑穿越在過去、現在和將來的時空隧道中,也會在氣態、液態和固態之間隨機變幻,讓你享受超越和飛翔的快感。我們知道,要做到這一點,揚•穆卡洛夫斯基在《標準語言與詩歌語言》中就明確指出:“對詩歌而言,標準語言是一種背景,用以反映因審美原因對作品語言成分的有意扭曲,也就是對標準語言規範的有意違反。”“詩歌語言的作用就在於為話語提供最大限度的前推。”他所發明的“前推”論,奠定了西方布拉格學派的“招牌理論”。為此,我們來試讀《罪惡而無法選擇的別離》的第三部分,就會發現詩歌在語言的背離與前推之中完成了一次飛翔:
 
天地被不分日夜的火焰燒透了
無數螞蟻的灰燼
在病殘的天空中不停地浮動著
堆積成怪異如濃墨般籠罩一切的雲霧
即便是孤獨的我
依然無例外地被罩在這無邊無際之中
 
詩人林靜對語言的把握有一種在傳統中繼承的精神,注重意象在詩歌之中呈現動感。不過,她還意識到意象的疏密,色彩的衝突的重要性。有的詩人一味求得語言的乾淨、簡潔,單將其詩句從詩中抽離出來看,那無疑千真萬確。但詩如同人的生存,其環境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詞與詞之間、行與行之間製造的矛盾關係、緊張關係與脈動和呼吸氣息的關係相互滲透,有節制地對“標準語言規範的有意違反”而產生張力。這便是詩歌的想像之所在和魅力之所在。對於林靜來說,她在語言的推動之中加入了戲劇性,其戲劇性的變化更是增加了詩歌的可讀性。最近有位紙刊主編在與我談論關於紙刊選稿時,說到一個簡易的判別方法:好看。我想這戲劇性必是好看的元素。而敘事則不具備這一條件,有時我們在讀一首敘事詩時,有讀分行小小說的感覺,實際上也就是分行的小小說,只是不說是分行的說明書罷了。也許有人會說,小小說中不也有戲劇性嗎?沒錯,但那前提是在說詩而非小小說。
 
話說回來。我們在讀此詩時會感到,詩中濃烈的情感是這一首詩的亮色之一。鐘嶸在《詩品》中有一“滋味”說。其要義之一是有感情。詩歌既然是“吟詠情性”之作,有“滋味”的作品必然充滿感情和激情。林靜深諳此道,她不是從詞面上去過渡粉飾與表現,而是從韻律和節奏之中去充分展示個人的情感,且這份情感來自詩人,起筆就直接進入情感世界:“我是清醒的 /即使我知道 /將永遠離你而去”。也正因為清醒而更顯其悲壯。從解構的角度來說,可以對詩作誤讀的詮釋:詩中的“你”,在“拯救”和“鏡像”中轉換。也許詩人在寫作中並非如此明確意識到,但詩人的精神向度必然使寫作者有一個明確的方向感,即便在超然的迷魂狀態下,也能對訴說的對像――“拯救”,這個想讓詩人從絕望之中寄予生的希望,作價值觀的判斷。而詩人還隨時從“鏡像”,這個自我的主體或客體作對視,爭執和相互置換,對比選擇:“終有一天 /你將在淚光中/艱難地/一次又一次地哭讀我的遺筆”。
 
林靜對現實世界的認知並非只是停留在感性的層面上,而是在理性中保持著她的獨醒。一個應用隱喻手法的人不是為了炫耀技法,而是為了把靈魂置於陽光之下:
 
視力
一天天在退化
四周越來越模糊
即便是泉湧般的淚水
也無法將雙眼洗刷清晰
往日無數次爲之歌唱喜悅過的花草香氣
正漸漸地離呼吸遠去
想要張口挽辯
卻發現
再也發不出任何屬於自己的聲音
耳際響起的
僅僅是那來自同一部機器的巨大轟鳴
 
一首完整的詩僅有這些仍是不夠的。在符號學中,結構主義學者萊維•斯特勞斯對結構主義有明確的表述:“首先,結構展示了一個系統的特徵,它由若干組分構成,任何一組分的變化都要引起其他成分的變化;第二,對於任一模式,都應有可能排列出由同類型一組模式中產生的一個轉換系列;第三,上述特徵,使結構能預測,如果某一組分發生變化,模式將如何反應;最後,模式的組成,使一切被觀察到的事實都成為可以理解的。”當然,這是理論家的斷言。對於一個詩人,並不是有一個先入為主的結構模式,但作品成型之後又都要被其檢驗而遵循其規律。作為一首詩,在寫作中有些像進入“小徑分岔的花園”,在不同的時空下,也許會進入不同的小徑而寫出不同句式和結構的作品。林靜以六個部分,完整地構建了這首詩。但我們可以想像,在寫作過程之中,林靜未必沒有走過花園分岔的小徑。
 
現實告訴我們,詩人特立獨行,在用進廢退中,在拷問人性中不斷寫出有份量的作品,但與世道不相融,又在生存鬥爭、優勝劣汰中處於尷尬境地。好在林靜的處境並不在此普遍意義之中,屬於詩意的棲息在這個世界上,讓我們有理由期待詩人林靜寫出更多更有份量的作品。
 
 
注:文中繁體字部分為林靜原詩選摘。
 
附:林靜詩歌
 
《罪惡而無法選擇的別離 》
 
 
我是清醒的
即使我知道
將永遠離你而去
 
那支曾無數次
用於描繪青山綠水陰晴圓缺的筆
快被往日相依相息
如今卻無法控制的手
折斷
 
再也見不到你了
傾刻間
這想法如一把鋒利的尖刀般
將那顆早已不規則起伏的心
無情地紮碎
也在這一刻凝固了
 
該如何把發生過的
和將要發生的一切
告訴你
而你又將怎樣來承受和理解?
 
握筆的手越發青白了
……
怎樣才能使你明晰?
天哪!
這罪惡而無法選擇的別離
 
 
從哪談起?
……
……
如何談起?
……
 
唉……
 
是的
萬花筒的世界
是我生存的年代
是我生活的所有色彩
……
 
 
天地被不分日夜的火焰燒透了
無數螞蟻的灰燼
在病殘的天空中不停地浮動著
堆積成怪異如濃墨般籠罩一切的雲霧
即便是孤獨的我
依然無例外地被罩在這無邊無際之中
 
你必定會痛恨
這病疾的世界和籠罩的主宰
……
但你是否會責怪
在這當中苦苦掙紮卻始終無法擺脫的我?
 
 
視力
一天天在退化
四周越來越模糊
即便是泉湧般的淚水
也無法將雙眼洗刷清晰
往日無數次爲之歌唱喜悅過的花草香氣
正漸漸地離呼吸遠去
想要張口挽辯
卻發現
再也發不出任何屬於自己的聲音
耳際響起的
僅僅是那來自同一部機器的巨大轟鳴
 
還有選擇的餘地嗎?
 
所有的申訴都被淹沒了
所有的祈求
最終
不過是一場漫長而無謂的獨白
 
渴望與奇跡
在這茫茫的世界裏
顯得
如此多餘
如此滑稽
 
 
……
我再也無法繼續
在這樣的世界裏
引導你陪伴你
走向未來
更談不上可寄予任何期待
……
 
終有一天
你將在淚光中
艱難地
一次又一次地哭讀我的遺筆
 
這是何等的痛啊!
我無法確定
我所有的經歷
是否足以使你遠離
——
遠離我的足跡?
 
 
沒有時間了
——
死神索命的槌子
早已在那殘破的窗臺上不停地狠狠敲擊
 
一切
已成定局
 
2000年12月




瀏覽次數:3344 | 發表評論 | 推薦給好友 | 返回頁首

發表評論
主題:
内容:
驗證:   2429  *請將驗證碼輸入框内
用戶:
密碼:
  以遊客身份留言,無須輸入密碼

      用戶註冊


 

Copyright © 2006-2016 by
Himalaya Publishers, LLC
All Rights Reserved
Visitors[947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