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靜主頁

死與火

幽歌
哀歌
悲歌
悼歌
長歌





 

林靜
死與火
第一部:幽歌

序曲

舊唱機轉動著
無眠

夢夜
月亮灑下淡淡的清輝
淒然 
動人心弦

夢想
……
夢想
……
夢想
……

夜鶯委婉的歌聲
最終成爲時間的禮物
飄向
那遙遠的宇宙空間
…… 


夢想
……

夢想
……

夢想
……

夢想
來自黑暗的千年

沙土中的兵馬俑
一個帝王萬載的背影
落日的歎息
無處鐫刻的墓誌銘
無數巨大墳塋下掩埋的隱匿

成功過去了
烽火連綿
點燃一個女人的歡笑
戰馬跨過

能敵得過時間的變遷?

昔日的王宮
聚斂漫長的悲憤
夜空中熊熊的烈火
照亮了一排血色的竹簡
一條長街
橫串千年寒夜
陣陣哀號
化作一聲微弱的歎息
就像一片小小的雪花
飄落在鏗鏘的鐵蹄下

一切
始於一個最殘忍的季節
枯死的樹終止了冰雪對春的暢想

啓程,或者說
告別的時刻到了
海岸哀傷的淚
目送著僅剩的最後一艘船
駛入無邊的黑暗 

這將是一次永恒的航行
路標沉睡著
萬籟皆靜
無法確定具體的方向
比這殘忍的季節
更加殘忍

沒有人能數清
究竟過去了多長時間
在經歷了一次比一次更強烈的風暴之後
突然
一道激烈無比的閃電
徹底擊垮夜的囂張

傳說中
古老的原始刀刃
和它所發出的隱約光亮
藉此釋放出原有的璀璨光芒
並在蒼茫的大海和肅寂的荒原上
迅速傳遍


夢想
……
夢想
……

夢想
來自充滿精靈的世界
和精靈所譜寫的奇異景象
人生如夢
明月出天山
遨遊在無際的長空
天生我才必有用
只可惜
路有凍死骨
橫看成嶺側成峰
一葉縹緲的孤舟
如履薄冰
行路難
怒髮衝冠
朱門酒肉臭
江山如畫
三十功名塵與土
把酒問青天
側身西望長咨嗟
一曲曲警世驚言
千古歌篇
猶如滔滔的江水
奔流不息

撼天的鼓聲
擂動顫抖的江面
疾馳的龍舟
飛起層層迫切的水花
沉積江底的雪泥鴻爪
躍然眼前
端午時節
代代相傳的不朽篇章
和著五月的風
四方飄揚


海浪
一刻都沒有抑制住自己的衝動
訴說
不停

述說風
和大海的纏綿
與大地的恩怨

不停地吹動
海浪
不斷地向前推湧
繼續著風的方向

海岸線
則悄悄
……
悄悄
……
悄悄地
改變


 

夢想
……

夢想
來自亡靈的遺願

魅的浮影
擠壓著夜的孤獨
一個又一個壯士的亡靈
在夢夜中
移動不停
最終串成不息的存活線
緊攥著
夢遊的魂被選定 

刺客
以肉體重燃破碎的火焰
直至沖天的滾滾濃煙
賦予重復的殘局
最後的生機
被嗜血魔鬼分食的心
激蕩起席捲神州的風暴

漫長的夜空中
無數冤魂鑄就的利刃
“殺”的一聲
斷切
一根根染透血淚奇恥的畸形長辮
千年深宮
由無數悲痛與哀怨堆砌而成
令人望畏的重重牆圍
瞬間
如沙堆逢巨浪朽木遇狂風般
土崩瓦解

觀衆席滾動著罪惡的紅海洋
體育場響徹瘋狂的叫喊
勇士倒下
在劊子手和數以萬計的幫兇面前
藉著遺忘這件外衣
僞裝了的夜得以繼續擴張
沉默者延續著昨日的瘋狂
……


無限重疊的音調背面
即使
已被嘲諷重重圈圍
孤獨者 
依然
建造著蒲公英般的黃金樂園 

純淨之火
和純淨之光
再次重顯於孤獨者的執著
和他執著的眷戀


潮汐 
潮漲

無需
爲大地的蒼老而興歎
不必
爲歲月的沉失而迷惘

每當晴朗
夜空中便會呈現
閃爍的星星
和沉靜的月亮
它們將給予
一切必要的光線
直至清晨
太陽帶來完整的
最後答案


純淨之火
和純淨之光
遺失了
遺失於無數黑暗的千年

遺失了
純淨之火
和純淨之光
遺失於背信者
和妖魔鬼怪的炫耀之前


夢想
……
夢想
…… 

夢想
來自鳥兒的傳說

藍天白雲
鳥語花香
銜撫著自然的脈搏
高山、流水、樹木、瓜果
迎春頌夏
訴秋哀冬
感受著季節的氣息
陽光、雨露、風霜、冰雪 

是的
春的無盡愉悅
是鳥兒的希望
在空中自由飛翔
縱聲歌唱

是的
冬的無言痛楚
是絕望的鳥兒
在風中悲傷
哀歎
被永不停息的風所折斷的翅膀


遠見
無垠的天平
夜幕降臨
兩束饑餓的綠光遊蕩在陰森的荒野上
狡兔與碩鼠
美味的最後晚餐
窮奢的隨葬與潔白的素裹
無法抵禦盜墓者
瘋狂千年的貪婪

天山上點燃的火焰
照亮了各方夜魔掌控下
從未領略光明而不知何爲黑暗的領地
塔克拉瑪幹沙漠裏一朵聖潔的雪蓮
見證了烈日的殘暴與灼熱的死亡
被雨露冷落的生命綠洲
默默地吮吸著
坎兒井中融雪彙成的涓涓細流

柏孜克裏克千佛洞
蕓蕓衆生前
衆目睽睽下
殘存的佛身
記述了神的茫然

蒼涼的帛卷
風化成一聲時空的無奈低歎

無垠的天平下
夜色依然?


十一

從宇宙的寂靜中飄來
猶如泛音般細弱
清晰
一個動人的聲音


不是來自彩虹的幻奏
那是對末日樂章
絢麗的回響


不是來自神的聖音
那是出自遠古孩童的呼喚

它輕柔
但堅定地激醒了沉睡者
與所有的夢想
……


尾聲

舊唱機依然轉動著
夢夜
越發地漫長

夜曲
早已在空中飄響

夢想
……
夢想
……
夢想
……

夢想
是否會改變?

     1997年歲末初稿,2006年初修訂
 





瀏覽次數:9840 | 發表評論 | 推薦給好友 | 返回頁首

[ 林靜 ] 評論于 11/13/2011 8:36:55 AM

Re: 幽歌
鹼蓬草好,謝謝你的閱評!看到你的署名使我想到了六十年代。


[ 遊客 碱蓬草 ] 評論于 10/24/2011 5:58:25 AM

Re: 幽歌
大气磅礴的史诗!


[ 林靜 ] 評論于 2/17/2007 12:52:48 PM

Re: 第一部 幽歌

捷客-牧馬人:
"历史的诗篇
在血与火中锤炼
追问
一个民族的灵魂
……"

謝謝你!歡迎常來並多提寶貴意見。

過年好!


[ 捷客-牧马人 ] 評論于 2/16/2007 5:32:56 PM

Re: 第一部 幽歌
历史的诗篇
在血与火中锤炼
追问
一个民族的灵魂
……


[ 林靜 ] 評論于 12/18/2006 12:12:11 AM

Re: 第一部 幽歌

之凡 女士/先生∶

感謝閣下的光臨和點評!您及諸位的共鳴和鼓勵對我未來的創作是一股巨大的推動力。

謝謝!



[ 遊客 之凡 ] 評論于 12/14/2006 5:29:31 PM

Re: 第一部 幽歌
无论是思想、语言、手法,还是韵律、节奏、结构,《幽歌》都给人以最美的艺术享受!诗人以独特的方式带领着阅读者穿越漫漫历史长河。

读《幽歌》可推断,《死与火》必定为一部波澜壮阔的鸿篇巨著,必定为一部杰出的、独树一帜的史诗!

之凡

2006-12-14


[ 林靜 ] 評論于 8/25/2006 11:42:17 PM

Re: 第一部 幽歌
問饒澤榮教授好!

謝謝你的光臨和閲讀!


[ 林靜 ] 評論于 8/25/2006 11:28:54 PM

Re: 第一部 幽歌
謝謝高岸的閲讀!


[ 遊客 饶泽荣 ] 評論于 8/22/2006 10:19:37 AM

Re: 第一部 幽歌
在这喧嚣、污浊的尘世间,诗,如一片净土,让挣扎于名缰利锁的芸芸众生在疲于奔命后有一块精神的栖息地。
《幽歌》有火的激情、冰的冷峻、更有黑洞般的深邃。油然想起80年前闻一多的《死水》,诗体不同,但迸发的光热却是同样的灿烂夺目。
我倒很喜欢第三节,文人、伟人在梦中聚合,组成了一次“诗的拼贴”。
第九节“蓝天白云,鸟语花香……”流于一般,使得诗的张力骤减。梦中的春天该是杜鹃泣血的烂漫,“是绝望的鸟儿在风中悲伤/哀叹……”


[ 高岸 ] 評論于 8/1/2006 8:16:59 AM

Re: 第一部 幽歌
第三节用了不少现成的句子,与一些精彩章节相比减弱了全诗的光辉,如不介意,建议重写这一节。


下一頁 末頁  1/2頁 轉至

發表評論
主題:
内容:
驗證:   7169  *請將驗證碼輸入框内
用戶:
密碼:
  以遊客身份留言,無須輸入密碼

      用戶註冊


 

Copyright © 2006-2016 by
Himalaya Publishers, LLC
All Rights Reserved
Visitors[1066518]